这是一个开车小号LOF站

[炮友三十题·莺丸]不是很体面的初见(18)

想试试看命题作文写起来会不会方便而且好玩一点




女主有名字了哦




错字受




现代




脑洞大




我爱太yé!




18R有




HE(作者万年坚定HEdǎng,不甜不要赞)




【1】不体面的初见




“莺丸先生,真想不到会在这里和您碰面!上次拿到古备前家合同的事情还没正式向您表示感谢,正好今天企划小组都在这里庆祝,请您务必赏脸……”




课长在洗手间边上一边cuō手,一边热络的对正在洗手的男人说道。




莺丸的身高比矮胖的课长高了许多,他在烘干机前把湿圌漉圌漉的双手吹干,用余光看了看还在边上等待自己回答的家伙。




嘛,常去的茶馆今曰休息,本来是独自来这会所喝一杯放松放松的,谁知道会遇到前次生意上的伙伴呢?要说那个合同案,其实不过是大包平那个家伙稀里糊涂就签下了,原本并不与他们合作的,也只好由他打圆场应付了下来,不然,那一大笔违约金可会拉走这个季度不少的liú动资金。




“您这么热情,若是拒绝倒是我却之不恭了。那就请您带路吧!”莺丸优雅的一颔首接下了邀约,茶sè的瞳孔优雅的弧度一扬,盈上些许笑意。




“嗳,好说,好说,莺丸先生请走这边。”这可真是太好了,课长带路时这样想着。这可是难得的和古备前的一把手莺丸先生拉近关系的机会,要好好把握啊!




到了课长预定的包厢前,矮胖的男人打开门朝里面正在喝酒唱K的员工们说道,




“大家!我们今天有新的客人!就是这次签下了和我们合作的合同的古备前的莺丸先生,大家一起来欢迎吧!”




“啊!莺丸先生啊!这次的合同多亏了您同意,我们才免得被经理训圌话啊,感谢的话,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吧!课长肯定会不吝啬的请客的对吧?!”




“喂!田中!你小子可给我安分点!别到时候莺丸先生没喝到,全给你灌到肚子里!”




“哇~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莺丸先生,这可真是一表人才呀!本尊比杂圌志上还要英俊帅气!”




“那是当然!莺丸先生是什么人?古备前集圌团的幕后大老板!虽说实际上是大包平先生在cāo作公圌司的运营和业圌务,但是正儿八经说起来,古备前集圌团的一切,其实都和一直在幕后默默为集圌团努力的莺丸先生有着莫大的关系!其中百分之八十……”




都是莺丸先生的功劳,这句话还未说完,边上男子茶sè的瞳孔暗了暗,礼节性的咳嗽了一声打断隔壁的溜须拍马,




“课长,既然是娱乐玩耍,谈论工作上的事情不会太jū谨了吗?大家不能放开来好好尽兴呢。”




“啊,说的是说的是!”课长一mō澄光麻亮的地中海,刚才喝了通红的脸上挤着谄媚的线条,“大家,今天就不谈公事了!尽情娱乐,痛痛快快的嗨一场!”




“噢!!”








溪川扶着女厕所隔间的马桶边沿,一手拼命扣着喉圌咙,试图把刚才喝下去的液圌体催吐出来。




课长那个混账东西,如果只是单纯的好sè也就算了,纯把他当做个中年猥琐欧吉桑防着点。今天倒好,说什么要给小组庆祝合同签约成功,来这个会所里唱K喝酒,其实却是借着喝酒的旗子让企划组里觊觎同事女员工的男人们好好‘放松’。虽然这个年代里一圌夜圌情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用下圌yào这种办fǎ未免过分了一点吧?




“呕,呕……可è,咳咳……”




溪川尽力吐出了大部分液圌体,然而意识到yào物的作用时晚了一些,即便此刻意识尚存,但是身圌体比之平曰愈加燥热,心绪无fǎ平静,若再回去喝上几杯,怕是还没进酒店开房就直接在包间里丑态百出了。




绝对不行!sǐ也不能给那个老sè鬼占便宜!




抽圌出纸抹去唇边的呕吐液,冲走污圌秽,溪川朝着马桶里啐了一口,恨恨地在心里咒骂了几句。




稍微再玩一会儿,就借口说不舒服赶紧离开吧!






另一边,没有圌意识到yào物的女性员工早就和一同唱歌的男人们搂搂圌抱抱,动作还不算过分,但是在莺丸看来已经觉得足够è心了。一个女员工见莺丸只一个人在边上喝闷酒,遂扭着腰婀娜的飘过来,一手搭在男人的肩上,丝毫不害臊的把艳妆浓抹的脸凑近过去,




“不和大家一起玩吗?莺丸先生看起来好寂寞呀……”




一边说着,猩红的指mō上莺丸拿着玻璃酒杯的手,在男人的手背上撩圌拨磨圌nòng几下,而后将酒杯抽圌出,就着他刚喝过的杯沿,千妖圌娆万风圌sāo的抿上一口,印下一抹艳sè的印记。




鼻中轻轻一哼,莺丸不动声sè的换了另一杯酒在手中,不给她还回来的机会。




心思被识破,女人仍不甘心,放下酒杯把手落到男人交叠的长圌tuǐ上,一边漫不经心的从外朝内顺着摩挲,一边故作姿态的挤出低领下的沟壑,今圌晚势必要吃掉眼前这块肥肉。




巧的是,莺丸正思索怎么拖身时,某人嘭的一声狠狠的推开包厢的门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霎时拉走了所有人的思绪。




“哦呀,溪川啊!怎么去了那么久,没事吧你?”




课长把手从身边的下属的腰上抽走,挪动起胖硕的身躯想凑到门边去。




溪川此刻又是心火气急又是一身燥欲难息,女士衬衫的领口解圌开了三个,稍微一侧身就能看的里面淡墨绿的蕾丝内圌衣的边沿,包裹下的丰圌满更是随着她此刻的cū喘而汹涌的起伏着。课长玩乐时迷糊的脑子一下子给硬醒了,直勾勾的盯着那片春光移不开眼。




“没事,稍微喝多了有些不舒服,已经好了。”




她勉力扫了一眼包厢,努力寻找一个最远离课长的空位,总算老天是照顾她的,在靠里面的一个不太眼熟的身影边上还有块地方可以避避风头。于是女人在课长希望落空的眼神中踩着高跟鞋踱到了那个空位边上。




课长朝莺丸身边的女人一瞪眼,那个员工悻悻然离开猎物的身侧,一脸不情愿的回到老板的身边。




她看起来好像有些累,还有些纠结。莺丸这么感觉到。他打量了一下落座在身边的女子,目测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身材大概就是课长关注的重点。茶sè瞳孔朝下刚好能看到溪川敞开的领口——




内圌衣的颜sè挺不错的。




正当某人在心里评价的时候,溪川并没有怎么注意身边的男子。她光是集中注意力不让神思被yào效涣散就很辛苦了,哪还有心情去关心别人?只盼着那yào劲早点过去,不然今圌晚真他圌mā得用酒瓶子zá人了。




“呐呐!大家,说起来人都到期了!一起来玩抽数游戏吧!吉田君有带签子哦!”




课长忽然兴圌奋的提议起来,这个提议与其说得到了男员工的一致认可,不如说是大家实现达成了协议的。所谓抽数游戏,就是每人从朝下放置的数字牌中抽一个数字,其中会有一张空白的牌,抽到空牌的人可以指定一个数字的人去抽签,然后被指定的人要对持有空白牌子的人做出签上的命令。




说白了,就是一个污污的游戏。两个人做污污的事情,其他的人偷笑窃笑哈哈笑,很无聊的。




但是有些人就是对这种游戏乐此不疲。




比如课长和好sè且惧内的男性员工以及单身苟们。




“哟——西!那么,莺丸先生也来抽牌吧!这一次,谁会是幸圌运的空牌得主呢?!”




被喂了yào的女人们纷纷贴着同事的身圌体,要qiú男人帮自己抽牌,因而这些老苟都多了一次悄咪圌咪看牌的机会,如果两个牌里有空牌,那肯定是换给自己的。




这苟屁游戏……溪川niē着自己的数字沉默不语,她的额角沁出了微汗,顺着面庞边沿滑落,liú过纤细的脖颈,越过锁骨,隐没在沟壑的深处。




课长tiǎn圌了tiǎn唇,嘿嘿,今天的牌可是专门动了手脚的,溪川,你就等着我吧哈哈哈哈~!




“好的,发牌完毕!请抽到空牌的人举手出牌!”




课长嘿嘿的举起手,正要喊出看好的溪川手中的牌的数目时,却见另一只手也举了起来。




什么情况?




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另一个举手的人,是莺丸。




“哦呀?空牌原来有两张的吗?”




莺丸翻过自己的牌面给大家看,确实是空牌没错,但是……众人的眼光又回到课长身上,老男人mō出自己的牌一看,




靠!是0!怎么回事!




一个眼神shā到吉田那边,属下灰溜溜的别开眼。其实他不是做错了记号,是课长记错了空牌的记号。




曰了苟的!课长不能发作,只能笑嘻嘻的坐下,一边哈哈哈mō圌着地中海一边说自己喝高了没看清。主持的人看着他坐下了,那么空牌得主就是莺丸先生,不过莺丸先生没玩过这个游戏,如果抽到了男性员工的话……




主持人很尬的冷汗一liú,硬着脑壳儿宣布,




“请莺丸先生从0到11中选个号码,被抽中的人过来抽签哟!”




“那就,”莺丸觉得走一步算一步,“11吧。”




11。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是11?




溪川拿起自己的卡片,老天,这么倒霉的吗?!




“我是11。”




身边的女人发出了一声低咒,看来很不情愿。只见她没好气的起身把数字牌朝主持人一甩,在事先准备的抽签盒里mō出一张纸,主持人接过纸条,一双眼睛看看溪川又瞄瞄莺丸,




“把你身圌体的一部分放到对方的身圌体里。”




卧圌槽!我他圌mā圌的曰了奥尔良基tuǐ堡了啊这尼玛上来就是上上签啊?!课长憋出一股气脸涨的通红,这他圌mā是他最想玩的啊啊啊!明明一切都做好了手脚就等溪川上钩结果!他该sǐ的做啥子那么客套要请莺丸一起来玩啊?!为什么啊?!




人群里男人们吹起了口哨,这可是个有圌意思的指示。溪川本来就很烦,现在更烦了,不是说对于这个游戏的限圌制级感到烦,是对于这个题目本身。




她能把什么东西放到一个男人的身圌体里啊?这个命题其实是倒过来做比较方便吧?




“能不能,换个签啊……我不知道怎么nòng……”




溪川很直白的说了,课长是很想点头同意啊!然而在她身后的某个人却在课长的委婉之前悠悠开口,




“号称在商场谈判叱咤风云的溪川小圌姐,传闻中没有难题可以扳倒的王牌使者,原来也有伤脑筋的时候啊。”




大包平在那个合同上的失误,从陪同谈判的人员口圌中描述所闻,八成是拜这个叫做溪川的女人所赐。不过莺丸刚说完这话就有点后悔了,现在是娱乐场合,说好不谈公事的人是他,怎么最后拿这个来试探别人的也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刚听见她想推掉这个命题的一瞬间,自己居然有那么丁点失落,口不择言,或者说是难得的心直口快了一下……




莺丸这话溪川就不爱听了。放在平时这话可以左耳进右耳出,不巧,今天她姑nǎinǎi心情不太好,加上那个什么苟屁yàonòng得浑身都燥,被莺丸这带了点刺儿的话一挑,嘿,那股犟劲儿卯上来了。




“这位先生,是叫做莺丸是吧……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的小角sè,但是,今天我就难得破一次例,让你见识见识我溪川的厉害!”




这个中二的台词是怎么回事?课长下巴快落到地上,想起来溪川的酒杯里yào剂量好像是别的人的两倍,加上之前疯狂灌酒果然现在脑子有点不清楚了吧?噫呀……刚才还有点羡慕莺丸先生来着的现在忽然觉得做得太过了果然还是离她远点好啊……




主持人咕咚tūn了下口水,给溪川让出路子。这个浑身都散发着老圌子看你不shuǎng的王坝之气的……呸,这个总公圌司风圌sāo性圌感却又蛮横果决的女人,完全不顾自己还没想到解题的办fǎ,甩开退迈开步就站定在了双圌tuǐ交叠的男人的面前。




把身圌体的一部分放到对方的身圌体里是吧?




一时间的怒气上涌似乎催化了那yào性,溪川头上亮起了一个灯泡,不过是粉sè的。她忽然一反刚才的骄横,那双带着凌厉的眉目忽而染上万种风情,女人抬起包tún裙下纤细的tuǐ,跨开坐到男人的身上——




包厢里的空气登时凝聚,众人屏住呼xī双目圆瞪,




莺丸倒是很从容的扶上了溪川的腰,wēn和的眉眼波澜不惊,并不讶异她贸然到来的qīn圌密接圌触,题解是什么,他有些期待。




溪川跨圌坐在莺丸身上,并不急着给出题解,她一手揽着男人的脖子,一根手指挑圌逗的抬起他的下巴——




双目对视的时候,谁也不畏惧,谁也不退缩,那眼神交错的顷刻没有电光石火,却是瀚海澜潮。




像是预感到一样的,莺丸顺从的仰头接住了上方落下的wěn。原来如此,当女人的舌圌头伸进自己口圌中的时候,莺丸心下莞尔,原来这就是题解。溪川本想大概表达个意思就离开了,谁知道刚才玩的稍微过火了一点,莺丸居然伸手按住了她将要抬起的头,原本靠着背靠的身圌子前倾令她不得不后仰,激烈的与那不服输的红圌唇纠缠索wěn,两人舌wěn的喘息在众人噤声的包厢里有些刺耳,但是这个香圌艳的画面却任谁也不愿中断。




虽然不是戏中人,但是戏好看,就存在可以继续的逻辑。




不知道是男人的wěn技更胜一筹,还是溪川今天被yào效整的不在状态,缠圌绵一会儿后她的身圌体立马有了反应,脑海中惊觉再斗下去怕是今天真的要玩完在这里名誉扫地,因此开始推拒莺丸的肩膀。可是不知情的莺丸以为她只是疲圌软认输,玩心大起的他并不想那么快放过她。




边上的人就这么干愣着不喝酒不唠嗑不唱歌看着眼前的男人女人干柴烈火烧了一整个大cǎo原。




直到溪川实在欲圌火焚圌身忍耐不住溢出一声无奈却又隐忍的呻圌吟时,我们白切黑的男主人公,哦不,莺丸先生总算是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两人再度对视的时候,他大概懂了女人眸中的意思,今天这次是无可奈何,如有下次,绝不认输。




一番舌wěn已经腰圌肢软圌绵浑身无力的女子靠着男人的肩膀喘息,莺丸勾唇一笑,不如今天就做她这个人情,扶着溪川站起来,对边上的课长说,




“今天玩得很尽兴,多谢课长款待。溪川小圌姐看来有些累了,我送她回去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那忽然压抑的语调没人敢反驳一句,课长也只是洒愣愣的嘿嘿着目送两人离开。






会所是伊达家的产业,莺丸和前台打了个招呼出示了一下鹤丸送的紫金钻石卡,店员立刻微笑的拿出了仅有五间的除了主人外也就只有本卡的持有者才能使用的房间钥匙。




讲真如果不是莺丸一路都揽着溪川的腰,溪川觉得自己是没有那个力气从包厢走到前台再坐电梯去到顶层的个高级贵宾公寓的。




刚进了房间连灯都还没mō开,借着微弱的地灯的光芒,女人就被按在了门背后。




“洗澡吗?”




一边扯开那三颗纽扣之下的扣子,莺丸在女人耳边问。




洗个屁,先做了再说。




啧,看来是被yào得不轻。喉间轻轻笑了几声,更炙热的wěn和爱圌抚落在溪川的身上。




两人都是老手,这方面就用不着什么客套,自然感觉得出来。溪川急着要满足yào劲,本就性圌感绵柔的身圌子骨此刻更是千jiāo百媚,刚才在众人面前两人wěn得天昏地暗就足够刺圌激着湿圌润了huā圌xué,因此未曾感受到多少前圌戏,甚至连衣服都还没褪干净,那里就被忽然到来的cū热塞满了。




莺丸进来的时候,溪川感到松了一口气,仿佛是命悬一线突然得圌救了,被欲圌望灼烧了一晚的紧绷的身躯放松圌下来,下意识的回应起这场拯救了她的欢圌爱。




溪川松了一口气,莺丸却只觉得后腰紧绷,虽然看样子是有过男人的,可是未免也太紧了一些,他不曾预料这般拥挤便一下整圌根没入,现在被那稍显干燥的huā圌xué绞的差点缴械,于是在那双丰润的绵rǔ顶端掐了一下,




“稍微放松一些,我要是断了你今圌晚会更不好受的吧?”




噢哟?溪川脑子慢慢清圌醒了,刚才不放她,现在又qiú她?真当自己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哦?女人得胜的浅笑一声,扭圌动起腰圌肢磨蹭那根硕圌大,莺丸仍觉得不便行动,可是她身上的香气和那huā圌xué和自己是如此契合,那里愈发的肿圌胀圌疼痛,加上这个不似善类的溪川这时候乘人之危,怕是要认真玩一玩了。




“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嘛?”溪川说着tūn吐了一下那根肉圌茎,她拨圌开遮住莺丸右眼的茶sè发圌丝,让他和自己双目对视,“原来莺丸先生,也不过如此。”




有句话叫做不作sǐ就不会sǐ。




莺丸向来是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眼光的,但在某些场合还是需要维护一下尊严。比如现在……




“不想太痛苦的话就闭嘴。”




瞬间换位,原本跨圌骑的女人被狠狠的按在餐堂的桌上,桌子高度刚好让莺丸自圌由的律动,不顾对她的照顾,即使那里仍还干涩,那cū圌壮的肉圌根开始肆无忌惮的抽圌擦圌进出,强劲的摩擦和悍然的力度把女人的话语冲撞的支离破碎,她几乎没有空暇去反驳他,只能被男人凶狠的侵犯着私圌处。




“嗯,啊~你,你慢点啊啊……我,嗯,啊~”




溪川仰躺在桌上,双圌tuǐ圌间被狰狞的欲圌望磨圌nòng得yín圌靡湿圌滑,huā圌xué不断分圌泌着包容他的热液,伴随着他撞击着她的呻圌吟滋滋的糅杂进水声,激烈的快圌感,不断涌来的高圌潮bī出了女人的泪水,她的呻圌吟在莺丸耳中变得愈加jiāo圌软柔媚,那双白圌nèn的椒圌rǔ更是在视线中摇晃着sè圌情的弧度。




香气,jiāo圌吟,和肉圌体的触圌碰,很久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令他尽兴的女人了,莺丸甚至懒得去卫生间找避圌孕套,只管蛮横的顶撞了许久才松开精关,把浓圌稠的热液射圌进了她的深处。




“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莺丸喘着cū气从她里面退出来,带着满溢的浊液从那嫣红的huā圌xué里滴滴答答,她扶着额闭眼,抓紧这歇憩的时间过圌度高圌潮的余韵,谁知某人解光衣服的束缚,把女人从桌上抱起朝浴圌室大步liú星,




“喂,你……你还不够吗?”




溪川没力气挣扎,她的腰已经被他折腾的软成一滩,莺丸莞尔,




“你先勾引我的,不是吗?”




卧圌槽管我什么事啊你自己抽到我的还要怪我咯?溪川翻翻白眼,无奈的被男人扒光衣衫,在淋浴的冲淋下被压在浴圌室的墙壁上,




“嗯,够,够了……别,嗯……”




莺丸一边咬着溪川的唇一边继续激烈的动作,对女人的qiú饶选择性无视。




“做好觉圌悟吧,”莺丸托着她的tún一记深顶,“……玩个尽兴。”




溪川:(=皿=+)凸!




{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溜出本丸搞事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