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开车小号LOF站

[现代·莺丸]这是一辆小车

【现代短篇】女审X莺丸


{One}


“呐……”她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双手撑着柔璢软的真皮表层压出浅浅的褶痕,低头盯着自己的膝盖。


“莺丸先生……莺丸先生!”


“嗯?”


正在翻阅案册的莺丸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继续拿着细尖的钢笔在纸上沙沙疾书。xí惯了不被正面回应,少璢女抬头把目光转到书桌后伏案工作的男人,


茶sè的短发,茶sè的眼眸,就连那颗wēn璢软宽厚的心,都是茶一般和雅的sè泽。


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撩人,这话用在此时再贴切不过。仪态端雅,气度雍容的男人,戴着秀气精致的金丝眼镜,茶sè璢眼眸中专注的目光隔过单薄的镜片洒在书页上,被这样的神情注视着,她都有些不争气的开始妒忌起被他阅读的书籍了。


从提出交往以来,两人相伴的时光经常就是这样度过的。


莺丸每天都有很多繁忙的事务要处理,而公寓是他xí惯的事务所以外的办公场所,加上少璢女还是一个学璢生,故而为她在自己宽敞的书房里腾出了一个休闲的区域,可放松可学xí,两人处理各自的事情互不打扰,但又不会显得太过寂寞。


这是莺丸先生的贴心考量吧,然而……


她低头看着自己服装上的卡通图案,自己的挂满了小公仔的哆啦A梦书包,还是中学时候一直沿用下来的笔袋,包裹书籍用的也是在中学璢生中liú行的动漫纸页……可莺丸先生的话,


不提专门用玻璃撘起的展示柜里陈列的古董,墙上挂着的名家题字,书架上陈列的她听都没听过的书籍,单是他现在书写时候握着的看似寻常的钢笔,就是拜托那个叫什么来的反正很厉害的公璢司定制的专属款式。


果然差距还是太大了,她默默的想着。怎么说呢,其实两人的相遇也很平常,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地方。


她,一个学璢生,按平时的时间下课来到平时路过的饮品店点平时常喝的果汁,没什么特别的,只恰好那天经友人推荐说这家的茶不错的莺丸先生,用了对方赠送的已经过期的优惠券,场面一度尴尬的时候,她……


“啊,我这里刚好还有一张这一期的,反正明天就到期了……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用我的吧。”


本来只是想璢做个顺水人情,却被他的回头惊艳了一场本应淡然的年岁。


该怎样形容初遇呢,那天他许是刚下班,还穿着正装西服,修身挺拔。身高虽然不比学校里的高个子篮球队员低,但是却没有那种叫人凛然生畏的压璢迫感。就连嗓音也是……毫无那些青璢春璢期变声期少年的máomáo躁躁的磁性音sè,却是净若清泉隐山林,醇似jiā酿醉神倾。


美丽的人,美好的音sè,优雅标志的教养,老天怎么会造出这样完美的人。


一个是本店的常客小萌妹,一个是电视上才能看到的顶级事务所的发璢言璢人,喜上加喜,老板立马接了本来只可凭借会员号个人使用的超特璢价优惠券,用看家的本事替特意赶来这个偏僻角落的莺丸泡了上好的清茶。


莺丸为了道谢特意和她坐在了一桌,反正店里本来也就小的只容纳下一张桌子。这是一个狭长的巷,巷那一头有一条娱乐街,客人多数会mǎi完打包带走,只有她会常留下来慢慢喝完然后和老板告别离去。


“在这样喧闹的城市,有这样一间小店可以安安静静的品尝一杯好茶,非常的幸福呢。”


少璢女其实不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尤其是这样优秀的人,应该怎样回应他才会显得不那么尴尬?如果不回应而保持沉默的话,会不会又显得太失礼了,毕竟人家似乎是诚心的来表达谢意的。但是……


只是一张优惠券啊,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必……


“听说莺丸先生非常喜欢茶,鄙人的手艺可还对您的胃口?”


老板cuō璢着手在边上等着他的回答,被这样的人物赞赏的话,会感到非常的光荣和自豪呢。不出所料,莺丸捧着简陋的茶杯,对里面轻轻摇晃的液璢体表示了十分的满意,并且说出了愿意常来光顾的话。


店主自是高兴的合不拢嘴,笑嘻嘻的又捧来一碟特别准备的小点心,清甜的点心配上微苦的茶是再好不过。


她并不回话,且好像有些jú促。莺丸一边优雅的用着茶点,一边不着痕迹的打量起对面的女子。


眼前的这个女孩,看起来文文静静,话不太多。从制璢服来看的话,应该是那所学校的学璢生,莺丸回忆了一下某高校校长浮夸的作态,艳妆浓抹的女学璢生以及混混密集的街道,


这样的学校竟然还有这样清纯的学璢生,真是一股清liú啊。


“一直一个人来到这里喝果汁不会很寂寞吗?这样的年纪,难道不该多和男朋友一起去热闹的地方玩耍什么的。”


男朋友。


呵呵,男朋友是什么?没有的。


“我没有男友。”


这个是她不太喜欢的话题,常被同学嘲笑没人要什么的,骨子里其实倔强的女孩于是更加不愿意同男性璢交璢友,什么男友嘛,谈恋爱多麻烦啊,成绩会下滑,还要总是出去huā钱做没意义的事情,还有……


噼里啪啦朝对面的陌生男子数落了一大通谈恋爱的坏处,殊不知某人却因此扬起了唇角,竟然难得的津津有味的听这个看似内向的女孩绘声绘sè的讲述起自己的观点。


对,就是这样,不顾及旁人的想fǎ,自璢由的思考。


“那,你看我怎么样?”


哈?还没完全回过神的少璢女还稍稍在刚才的模式里没醒来,未加思索便说,


“您,您的话自然是很好啊……您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性了吧,无论是外貌还是才huá,人品也很好……”


“那和我交往,如何?”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像是征询,像命令。




{ТWo}


所以那时候怎么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和一个同自己完全处于两个世界的人谈恋爱。他们的交往很快被周围的人知道,自然也有人一眼就认出了莺丸。


[骗人的吧,这个cǎo包怎么会泡到那样的男人?]


[啧啧啧,你看她平时默不作声的装作乖乖女的样子,其实骨子里果然还是……]


[嗳,那样的大人物也终究是和她玩玩的吧?肯定比他优秀不知多少倍的女友,然后因为和太过优秀的人交往乏味了,来找璢女学璢生换换胃口。]


[哈哈哈……是呢是呢,过不久发现了她的缺点就会立马分手的啦。]


烦sǐ了。


她背过身背上璢书包,起身的时候看了一眼窗外,莺丸先生的车就在校门边。这可是liú言蜚语中的一个大欢喜,你们这些看得到吃不到的就妒忌去吧!于是怀着每曰相同的喜悦小跑离开教室,却被班上一个凶悍的女生拉住书包,


“喂,还在用哆啦A梦的书包啊,你几岁了?哈哈哈,那个人别是把你当女儿在养吧?领这么幼稚的人出去,会被说成父女也一点不奇怪,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啊,哈哈哈哈!”


“就是就是!”


……


越听越来气,越听越委屈,哆啦A梦怎么了?你们懂什么!谁说长大了就不能喜欢哆啦A梦了!再说这个和她的恋爱有什么关系,有什么……


愤怒的甩开她的手,少璢女回头瞪了那几个人一眼,在大家的哄笑中离开教室冲到楼梯口,


“喂!可别把自己太当回事,英成事务所的首席发璢言璢人会公开自己和女学璢生恋爱吗?也不动脑子想想……”


她的脚步停在最后一级阶梯,一手扶着走廊,像是被雷劈中一样僵直了身璢子。


恋爱的美梦才刚开始,现世的残酷就横擦了进来。


她开始还觉得只不过是危璢言璢耸璢听,但是上车的时候,莺丸先生正在和人打电璢话说着她完全听不懂的工作上的事情,各种高端生僻的词汇听着像是她最讨厌的物理学一样,晦涩难懂。


他的公文包就放在边上,暗褐sè真皮手工缝制,贵气而内敛;车里的一切皆被打理的干干净净有条不紊,而她想想自己摊在莺丸先生书房里的hú乱的书籍和纸笔……


怎么就觉着那么别扭呢,怎么就觉得自己哪里都和他格格不入呢,怎么忽然就觉得自己那么的一无是处呢。


就这样一股气憋到了现在,说好了今璢晚他处理完工作一起出去共享晚餐,可是她现在就觉得一点都不想再和他待在一起。


是不想吗?是真的不想在一起了吗?她揪紧了裙子,是的吧,也许就是的,和他在一起最终自己只会成为困扰,她不想优秀的莺丸先生被别人笑话看上一个土里土气的女学璢生什么的,不想变成麻烦,希望他好,希望他……


“怎么了,喂,身璢体不舒服吗?脸sè那么难看。”


莺丸整理完资料已经有一会儿了,期间说起今璢晚的那家餐厅她肯定会很喜欢,有许多她喜欢的甜点,也有他喜欢的茶。然而少璢女一声都没有回应,只是坐在沙发上发蒙,这叫他很担心。


走近看的时候她一脸阴郁,贝齿咬着唇似乎正在做着什么煎熬,白璢皙的手指揪住单薄的布料,指节都发青了。


被忽然打断了思绪,抬起头就看见莺丸半跪在自己身前用那张俊美的不可方物的脸注视着自己,少璢女蹭的红透面颊,嗖一下跳到一边,


“我,我我我,我那个,我只是,我,我觉得,我我太土了!”


土?


莺丸微微眯起一点眸子,有趣,他刚就在好奇她一直在凝神思考什么,不如来钓钓看?


“土……怎么说?是学璢生间liú行的新词汇吗?


卧璢槽她现在只想一巴掌拍sǐ自己。少璢女窘迫难当,支支吾吾不知所言,实诚的女孩儿mō了半天不知怎么回答,可对面的男人脸上的笑意却愈来愈浓,愈来愈玩味,愈来愈……撩人?


于是她只能硬着头皮用字典的口wěn把这个词儿给他解释了一遍,


“土就是,就是说一个人很幼稚……明明是个成璢人了外貌却不像个大人……”


她是在担心这个啊。说到这里的话,莺丸其实自己也有责任的。开始的时候自己都很惊讶居然会对一个才认识一小时都不到的女孩提出交往,那时候担心过自己的身份会不会对她造成困扰,然而每次约会和接送,她都表现的很自然很开心,因此他以外她并不会在意……


果然,这个家伙是把困惑和麻烦都打碎了咽到肚子里,这可不好……而且,


他不喜欢她那么不坦诚的样子。


“那,现在还早,一起去商场逛逛吧。为你mǎi几件新衣服,算是这次考璢试年级第一的奖励~我知道几家不错的店,如果不满意的话,可以做私人定制的。”


“啊,不,不必那么麻烦的……”少璢女不好意思起来,她一紧张忘了莺丸先生很容易对她说的话认真来的,就算只是开个玩笑说啊生曰的时候如果有人愿意送她香奈儿的香水就好了结果某人就很认真的把香家的每一款香水都定了一款生曰的时候送到了她的家里,贺卡上用非常好看的字迹写上了祝福的话语,可把māmā吓得不轻。


而现在他似乎又卯上了,坚持要带她去那家商场看看,于是口气里命令的sè彩比平时浓重了。


“可,可我没有合适的衣服去那里呀!”她急的喊了出来,“去那样高档的成衣店,穿的这么土气,不会很奇怪吗………”


话语的最后变成了小声的嘟囔,小巧的红璢唇微微嘟起,很可爱。莺丸笑着抬起她的下巴,拇指轻轻璢按在她的下唇上,


“这么在意别人的目光可不像你啊……既然自己觉得土,那就给自己一个完美的结果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很wēn柔,话语很清朗,那张好看到犯规的脸用这样甜璢蜜的恋人间的诱哄不心动她就是白璢chī。


去就去,谁怕谁啊!




{Three}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她一直以为,这种上liú社璢会人璢士出入的场合,像她这样的普通人进去了会有大大的不自在,可现实和她的设想却是截然相反。


这里的每个服璢务生都qīn切有礼的和他们问好,即使只是路过在店门外驻足,也会热情的迎上来招呼,那眼神中一点没有别的情绪掺杂。


“如何?感觉还不错吧,喜欢的话,可以常带你来。”


莺丸看着身后东张西望的高兴的像是看到了弹糕的小老鼠的少璢女,双手擦着休闲裤的口袋说。


她是真的很高兴啊!不光是服璢务生的态度很qīn切,这里陈列展示的服装,每一件成衣都可称得上是极致的工艺品,从名贵的衣料和精细到可怕的裁剪,以及对人璢体线条的熟悉的几近变璢态的展示,都让她大大的开了眼界。


[那个人,是英成事务所的莺丸先生吧?]


[是啊,那个女孩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年轻恋人?!]


[噫!真的吗,莺丸先生找了一个学璢生女友的事情!啊,真幸福啊,被这样优秀的人爱着,看她的样子多么幸福啊!]


……


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莺丸转过身对少璢女说,


“把手伸出来。”


她照做了,但是不解为什么。莺丸单手捧起她的,拇指在她的手背上细细摩挲了几下,继而抓紧了柔夷轻轻用璢力把少璢女带到身边,彼此间已然没有距离。


“继续逛吧,有喜欢的直接和我说,一起进去看看。”


少璢女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愣到, 一直都是乖璢巧的跟在莺丸先生身后的自己忽然在恋爱的台阶上又上升了几阶……她她她她她她她……


“莺,莺丸先生……那个,那个……”


“恋人的话,手牵手很正常不是吗?”莺丸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我也一直很想这样牵着你的手一起走走呢。”


爱情的小火车呜呜呜的鸣起汽笛,下一秒,莺丸更是变本加厉的凑到了她的耳朵旁,


“如果这样还不满意的话,可以试试挽着我的手臂哦。”


裁判!!裁判!!他犯规!!这人太过分了!被这低低的耳语nòng得心头小鹿乱撞,少璢女羞得恨不得找个缝缝把自己zàng起来,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奇怪,莺丸先生这么引人注目,她不想……


忽然被拥入一个怀抱,今天的惊喜接连不断的让她几乎气绝,小小的心脏快速激烈的跳动着几乎要蹦出紧张的喉璢咙口,她不知所措的双手撑着莺丸的胸膛,低低的埋下了小脑袋。


啊,真的好可爱啊,比逗璢nòng大包平有趣不知道多几百倍呢。他笑着抚璢mō了几下少璢女的后脑,她的身璢体看着清瘦却很绵璢软,抱起来并不觉得磕得慌,反而刚刚好盈璢满手臂,叫他挺满足的。


“呀,莺丸先生这么早就来了……真是抱歉啊,刚才家里有点私事,是我迟了。”


不远处传来另一个柔和的声音,少璢女微微侧头朝边上一看,只见一个紫发男子笑着朝这里快步走来。


“歌仙,好久不见呐。突然打扰你,我才要抱歉才是……这位,”莺丸松开怀抱,让歌仙看清怀里的人,“我的女友,想麻烦你看几件合身的衣服……稍微成熟些的。”


他特意又把电璢话里嘱咐的语句重复了一次,歌仙立刻心领神会。


“好说好说,请交给我吧。撒,都是熟人了就不多客套,我的店在这里……”


[喂喂看到没啊!!歌仙先生嗳,是真的歌仙先生本人嗳!!他不是一直只在总店的吗,居然qīn自到分店来!]


[不知道为什么,啊啊啊本来今天换班还在抱怨的说,但是一下子看到了莺丸先生和歌仙先生本人,超满足!]



{Four}


“哦哦~!真不愧是歌仙殿下,简直神来之笔啊。”


少璢女从更璢衣室出来的时候,莺丸不由得这样赞叹。


把学璢生时候未加打理的斜liú海稍作修饰,把柔顺的长发在后盘成可爱的盘发再装饰一个简约的细丝带蝴蝶结。衣服选用了同样简约的白sè抹胸蓬蓬裙,上身贴身的裁剪把少璢女发璢育良好的线条完美的勾勒出来,到纤细的腰璢际后以黑丝带系结,裙摆及膝,露璢出纤细白璢nèn的小璢tuǐ。


“哈哈,并不,女孩儿的身璢体条件很好,穿什么衣服都会好看。但是,要把气质提升起来,由少璢女到女人过璢度的话,这条裙子更合适呢。啊,为美丽的女孩挑选合适的衣物,也是风雅的事情呢!”


少璢女站在两人面前,她还没熟悉这新衣服,稍稍有些紧张。鞋子的高度也是从未体验过的,电视上的淑女穿的高跟鞋。莺丸先生看来好像很满意,嘛,再难受的话忍忍便是了。趁着两个男人对话的时候,她侧头看向边上的镜子,一双眉目忽然因惊讶而放大,檀口不自觉的开始支吾,


“这是……我……?”


她的手按在黑sè蝴蝶结上,迈着小步走到镜子面前,这是自己吗?


那个只会埋头看书的,头发长了都忘了修剪的自己。


那个与时髦的同学们格格不入,被笑是土包子的自己。


……


“像做梦一样……”


她的手和镜中人的手重合,略施薄妆的面庞仿佛带露梨huā,清纯中透着jiāo柔,妖璢娆却不媚俗。


莺丸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后,伸出双臂把少璢女圈住少璢女的腰,他把头靠在他的耳侧,轻声说:


“把这样的美貌说是土,你也是个奇怪的优等生呢。”


什么嘛!她瞪了镜子里的莺丸一眼,气鼓鼓的转身走到歌仙面前一鞠躬,


“谢谢您,歌仙先生。”


谁知歌仙忽然很紧张的退开,边朝后走边说,“呀呀哪里哪里,这我可受不起……呐,我又事情先走了!下次要帮忙的话再约吧!今天就这样,祝你们晚餐愉快!”


告别了歌仙,莺丸牵着少璢女一起到约定的地方吃晚餐。他并没有预定餐厅的位子,而是在酒店的最高层的总统套间。隔着透璢明玻璃,外界不能看到室内,而里面的人却能将都市的夜景尽收眼底。


“因为上次案子的老总是这家酒店的所有人,事务所huā了不少功夫替他打赢了guān司,算是谢礼给足了优惠。”莺丸捧着茶杯坐在一侧的沙发上,难得心情好双璢tuǐ交迭,“想着你这次年级第一不容易,熬夜那么多天,又兴许会喜欢这里,就带你来了。”


超开心啊有没有啊!刚才吃晚餐的时候就心不在焉的,此时她双手趴着落地窗,恨不得把脸贴在玻璃上,一双总是淡淡的眉目总算光彩熠熠,一眨不眨的俯瞰着外面的景观。


“我都不知道,原来qīn自看夜景的感觉是这样的,本来以为就是电视里直升机航拍那样,没想到qīn身来看的感觉,完完全全不是看电视可以感受到的!”她诉说着欣喜的心情,却在转头看向莺丸的时候皱起了眉头,“那个,莺丸先生为什么还是在喝璢茶呢?”


“嗯?”莺丸被这么一说,看了看杯子,“怎么了吗?”


天!这么会撩的莺丸先生居然也有迟钝的时候。少璢女一本正经的走到他面前竖璢起食指,


“好不容易来这么贵的酒店看夜景,光喝璢茶不是太煞风景了嘛?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来一杯红酒谈谈人生聊聊理想吗?”


人生?理想?噗嗤,莺丸笑了出来。这确实是她这个年纪的人常会挂在嘴边的事情,不过对他来说,事业已成,接下来的道路只要认真前行,就不会有所差错。唯独只有一个方面,他还深深的zàng在心里未曾特意考虑。


“毕业典礼在下周吧……这次的休假有足足一个星期,如果稍微放纵的玩一下,没什么不可以呢。”


莺丸边说边放下茶杯,来到少璢女的身前,伸手揉璢揉她可爱的耳璢垂。


这是问句还是陈述句,她的脑子有些发璢热,没有分辨出来。


可是下一秒,他的wěn落下来的时候,她心底某个压抑着情愫的包裹,骤然破裂了。


莺丸轻轻的扶着她的腰,低头浅浅的啄wěn女子的唇璢瓣,一点一点,像荷叶上凝聚的露珠滚落水面,碎了一池月光。她愣在那里,这个脑海中脑洞了无数次的画面,如今由莺丸先生主动而把它实现,今此一曰有如梦幻,从担忧现实的阴郁到这毫无边际的宠爱,她内心复杂的情潮终于克制不住涌动,wēn热的液璢体涌璢出了眼眶。


“怎么哭了?”


像是完全在意料中,莺丸的语气一点都不惊讶。反倒是少璢女埋进他的怀抱,纤细的小臂抱紧了莺丸的身躯,她低低的抽泣着……


“我,究竟哪一点让莺丸先生喜欢……莺丸先生是那么优秀的人,而我……”


莺丸轻轻抱着她的后背,胸口压抑着欣喜的笑,说:


“这样的你也,很让人怜爱啊。喜欢一个人在饮品店独处的你,喜欢肆意谈论着自己的见解而不liú于他人目光的你,喜欢实诚到迷糊的你,你的全部,我都很喜欢……优秀的人我见过很多,但是你只有一个。”


你是独一无二的,谁都无fǎ替代的。


“天下的好茶我也品过很多,但还是最喜欢和你相遇时候的那一壶。因为茶而与你结缘,我很庆幸自己是一个茶客而非酒客。”


怎么样,很不错的告白吧。就在某发璢言璢人沾沾自喜等待少璢女回应的时候,抱着自己的手臂忽然松开了。


“莺丸先生在背台词吧。”


!!这你都能听出来?!


“因为这么坦白不像是你啊……莺丸先生说话不都是经常要我猜的吗,忽然这样直白,还真不太xí惯……”


……


莺丸苦笑,实诚过头了啊你。


“但是,”少璢女忽然把头低下去,轻声给故事来了一个转折,“愿意为了我而背这种台词,利璢用发璢言璢人特长来说这话……谢谢你,莺丸先生。”


“笨璢弹。”莺丸听到这话后忍不住了,“你的聪明才智去哪里了。这不就是喜欢你的意思么?”


他托起她的下巴,把刚才的wěn继续。




{Five}


所以逻辑的终点是,莺丸先生喜欢她……吗?


绵密若细雨纷纷的wěn乱璢了她的思绪,她微微睁着眼,能看到莺丸闭起了茶sè的眸子正享受的qīn璢wěn着她的唇。这样也好,就这样理解也好……她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原本因为紧张而揪紧了莺丸衣襟的手也渐渐放松,她闭起眼学着他的样子慢慢回应。


新手上路,技巧是生涩的,情爱是炙热的。她的反应很快勾起了男人的欲璢望,可是她是初次,莺丸想着还是得慢慢来。于是慢慢带着她的步伐移动到床边,调整了一个方向,将少璢女安放在了柔璢软的床垫上。


深sè的丝被衬着她白璢皙的肌肤,她的胸口因急促的喘息而荡漾起伏,优美的形状此刻惹火的shā璢人。莺丸扯松领带解璢开上面的几颗扣子,形状美好的锁骨接着修璢长的脖颈,少璢女还未看的真切,他的wěn又落了下来。


这次的wěn一反刚才的蜜璢意柔情,是极尽占有欲的掠夺和侵占。被压在床铺里的少璢女不知所措,一手勾着他的脖子一手却推拒着他的肩膀,是进是退慌乱无比。喜欢的人正对自己做着qīn璢密的事情,她有些期待,也有些害怕,肌肤泛出了红璢润的sè泽。


一边缠璢绵的shǔn 璢wěn着她,一边把手liú连到女子纤细的腰璢际,抽开了黑丝带蝴蝶结。又顺着边侧的拉链解璢开抹胸的束缚,露璢出了丰润坚璢挺的rǔ璢房。


“嗯……”


被wěn着的女子有些急,嘤咛呼喊上升了几个调,这让莺丸饶有兴味。他好心放过几乎无fǎ呼xī的檀口,一边揉璢niē着绵璢软的rǔ璢肉,以指尖cuō璢揉前端的粉璢nèn萼梅,一边凑到她敏璢感的耳畔,用悦耳的声音诱哄着,


“很喜欢,不是吗?”


他在少璢女耳侧吹了一口气,这小家伙倔强的模样实在太有璢意思了。莺丸伸舌tiǎn过她的锁骨,往下拨璢开碍事的衣料,啃璢咬起另一个被冷落的前端。女子嘤嘤呜呜的呻璢吟着,轻璢咬着自己的食指忍住羞人的jiāo喊,rǔ璢尖上传来了从未有过的绝美璢体验,可是初经人事的害怕此刻还压在心头,她的另一个手臂微微推拒着莺丸。


比想象中还要柔璢软有弹璢性,无论怎么玩璢nòng都感觉不够尽兴,莺丸嗅着她的rǔ香继续肆意tiǎn璢nòng揉璢cuō璢着,是不是轻轻偷xí一下已然坚璢挺的萼梅,激起她的轻璢颤和细碎的jiāo璢吟。她的反应令他感到愉悦,力道不由得越来越加重起来,那shǔn 璢wěn的声响也愈加放肆,带着情璢欲的sè彩把房间里的空气都染遍。


“莺丸……莺,莺丸……哈啊……”


低头的时候,只见带着好看茶sè短发的脑袋埋在自己的胸前,像个初生的婴孩xī璢shǔn 母rǔ一样玩璢nòng着自己的私璢密。她害羞的别开眼,这么yín璢浪的画面,居然真的发生在了她们之间,这真是……


白璢nèn的rǔ璢肉泛出红痕,顶端更是已经被晶亮的唾液遍布而更加鲜艳的绽放着。莺丸qīn璢wěn着她的jiāo璢躯,一边下滑一边替她褪去连衣裙,直到少璢女浑身上下仅有一条内璢裤遮盖。


拨璢开她的双璢tuǐ,莺丸伸出手指在那最私璢密的地方点了点,沾染了一些腥臊气味的湿液,


“这么湿璢了……”


方才的刺璢激都化作奇异的感觉liú窜到小腹,从身璢体的深处涌璢出了奇怪的东西,少璢女的意识变得迷茫而焦灼。


莺丸从上方把手伸璢入内璢裤,滑过丛间的肉璢芽,按璢压在那里揉了几圈,少璢女颤璢抖的惊呼几声,更多的液璢体从那里liú了出来,打湿璢了他的长指。


好奇怪,被莺丸触璢碰的地方都变得更加热了,浑身的xuè液好像都在潮那里冲过去,大脑完全没fǎ思考,接下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越是接近那里,她越是感到慌张,下意识想要加紧tuǐ,却被在两璢tuǐ中间的男人阻止,她只能抓璢住莺丸的手腕做着无声的抵璢抗。


可那狡猾的手指终究是找到了入口,刺溜一下借着蜜璢液刺进了huā璢xué。


“呜恩……”


少璢女嘤咛一声,下璢身传来些微的刺痛和异物感,但不一会儿不适就被欲璢望所取代,那手指在体璢内灵活的溜达起来,从浅口的地方一路刮擦揉按到深处,路过某个微硬的软璢肉时,少璢女只觉得后腰一酸,那里仿佛有一股niào璢意窜出,接着身璢体璢内涌璢出了更多的液璢体。


被软璢肉包裹的手指耐心的开拓着,莺丸细心观察她的反应,得知那里便是快璢感的源泉后,伸璢入第二根手指,两指在xué内共同绞nòng进出起来,不断刺璢激着她的敏璢感点,直到少璢女弓身自然的迎来了第一波小高璢潮。


甬道急缩,手指周围的软璢肉更加紧致的绞住了体璢内的东西,像有许多小xī盘xī附在自己的指上。莺丸咬牙tūn咽了一口口水,呼xī已然cū重而急促起来。


“露璢出这么yín璢荡的表情,是在诱璢惑我吗……”


少璢女只觉得脑海一片放空,仿佛刚刚经历了生sǐ大劫,此刻正在茫然平息心绪,根本无暇顾及男人的动作。


莺丸起身快速褪去了自己的衣衫,幽暗的灯光下,以天外的夜幕为背景映衬着优美的肌肉线条,男士内璢裤下的昂扬早已紧绷到疼痛,几乎要把单薄的布料撑裂。可就算这样,他还是淡定的到浴璢室间拿到酒店准备的BYT,回到床边时,远远看到那瘫璢软在深sè丝绸被褥上的jiāo璢躯,茶sè的眸中再也压抑不住熊熊的欲璢焰,快速拖了裤子撕璢开包装,将那狰狞的布满了青筋的cū璢壮包裹在薄膜之下……


少璢女感到自己的内璢裤被推璢倒了膝盖弯,一只脚被抽璢了出来高高抬起,随后私璢处被什么灼璢热的东西抵着,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下一刻撕璢裂般的疼痛夺去了神思,


“啊!莺,莺丸……不,啊啊……”


忍到现在莺丸的自璢制力已经基本快和他说再见了,未给她准备的时间就整璢根狠狠的贯穿了那wēn柔乡,他掐着她紧绷的腰仰起头,被包裹的,被她的wēn热xī附的快璢感直冲头顶,喉间难耐的发出一声深沉而满足的叹息,


等到少璢女稍稍放松,莺丸俯身qīn璢wěn她,一边仿佛wēn柔的安慰她,身下却是凶狠的抽璢擦璢进出。huā璢xué里的蜜璢液润泽了交璢合时候的干涩,黏璢腻的液璢体把两人的私璢处沾染的yín璢靡不堪,因为急速的抽璢擦而摩擦出绵密的泡沫。


那张璢平曰里一直一本正经的小璢脸,此刻正因为他的进攻而露璢出迷乱的神情,她喊着他的名字qiú饶,双手推拒着他的胸膛,可是越是这样莺丸却越是蛮横的冲进她的身璢体,力道大的令她整个人连床都在前后晃动,黑夜里柔璢软的床铺边上清晰的奏响着肉璢体拍打的声音和交璢合时刻啧啧啧的水声。


“嗯,啊啊,啊啊啊~莺丸,呜呜,莺丸先生……”


她哭喊着在他的攻势下xiè璢身,浑身颤璢抖着被快璢感支配,那双小手不再推拒莺丸,反而攀住他的肩膀迎合起他的动作。腰上被快璢感横扫的酸璢软也稍稍好些,于是配合欲根的抽璢送扭璢动起来,双璢tuǐ更是缠上了男人精壮的腰璢肢。


“乖孩子,这是给你的奖励。”


说着一记深深的顶入,若不是sǐsǐ攀住他的肩膀,少璢女几乎觉得自己刚才要被顶飞出去。cū璢壮的肉璢根在huā璢xué里肆意的侵犯,他除了抽璢擦凶狠,在进入深处之后还会稍稍拧腰磨璢nòng内里的宫璢口,把那敏璢感的地方顶璢nòng摩擦的发酸发软。


女子已经无顾其他yín璢浪的jiāo喊起来,和心爱之人交璢合的体验实在太过美好诱人,即使体力稍有不止,她还是想继续享受着被他占有,被他征服的快璢感。


莺丸把女子翻过身,让她趴着床沿自己从后璢进入,不输最初的速度和力道把少璢女的呻璢吟撞击的破碎支离,原本想要稍稍收敛的她的初次此刻已经完全无fǎ控璢制,只想尽情的交璢欢和拥有她。


持续的情爱气息浑浊了内室的空气,少璢女的jiāo喊已然有些嘶哑,可是他们的游戏却尚在进行……




{Six}


“啊,是莺丸先生啊,这回又要给女友订什么款式的衣服吗?”


电璢话一头,歌仙放下手中的活计笑着和好友打趣,而对面听起来心情似乎出奇的好,


“嗯,我们半年后举行婚礼,需要麻烦你设计一下婚纱。”




【END】


评论
热度 ( 36 )

© 溜出本丸搞事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