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开车小号LOF站

【鹤婶】譬如朝露 05.第三夜·前夜

巨好看的鹤婶!!!!强推!!!是清水系列的,结局也许带点虐,但是超耐看!

鹤丸的金链子:


Attention:

盲狙上海卷语文作文题的产物
鹤婶,私设如山
可能OOC
文笔不好,废话连篇,没有驾照,但是插了flag还是要壮着胆子拔一下
部分资料可能存在错漏,欢迎指正
手机编辑,格式可能不太赏心悦目

能接受的话请您继续(=゚ω゚)
————————————————————————


傍晚时分,天色逐渐昏暗下来,落日余晖如融金,在锈红的天穹上肆意流动。一枚巨大而繁复的符印几乎占据了视野内的大半个天空,缓慢的顺时针旋转着,被最后的日光嵌上耀眼的金边,如果灵力足够强大,甚至可以看见符文里游走着的灵力流向。那是时空管理局请来的不知名高人为这一方外之地特别设立的守护符印,甚至比皇室行宫的防护阵还要坚固,管理局的办公地正是在这符文核心的正下方,这一片陆地的正中偏北,紧挨着莽莽苍苍连绵万里的朱山。
时间裂隙总体呈扇贝状,地势平坦,东高西低,东西北三面环山,南侧边缘有无边无际的浓稠白雾阻隔人类,河流从整块裂隙中蜿蜒行过,无处不是宜居之地。即使管理局本身并不约束各位审神者的本丸所在,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尽量围绕着这枚符印定居,每次看到它都有种莫名的安全感。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往来买卖,有规则与不守规则,为了最大程度上避免灵力持有者之间产生无谓的内部损耗,管理局干脆绕着自己本部划了片地,自己大搞基建做起慈善生意,这就是如今的时之镇。镇中不允许审神者们建立本丸,但是来此采购用度,吃喝玩乐,甚至想住个几周放松心情都是可以的,于是一大批对符印花纹有密集恐惧症的主公们也开始选择慢慢搬回来,毕竟那个圈圈平时也不明显,日出日落时分忍住不抬头就行,平时生活方便可是实实在在的大好处。时间裂隙承载力有限,能容纳的灵力持有者也是定额,虽然时之镇只是个小镇,大家在周围将就着挤一挤,也算相安无事。
正是夜色渐浓时,时之镇早已灯火通明,人声喧嚣,四周星罗棋布的诸多本丸也先后亮起,加之行人奔马四下川流,或快或慢,犹如月影塘边,苇丛萤火,生机盎然中带着静谧之美。一行人放慢马速,江雪低声诵佛,鹤丸踩着镫子站起身四处张望,又驭马紧挨在审神者身边,和她说悄悄话。
“这边的本丸小的像猫窝,住起来肯定很难受吧?真是吓了一跳。”
“江雪的头发粘在马屁股上了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告诉他。”
“天黑了,你冷不冷?帽子戴好不要摘下去。”
审神者有点无奈:“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吧?马跑的那么快,风全吹进衣服里了。”
鹤丸微微一笑,蜜色的瞳仁像两团闪闪发亮的萤火:“热得很呢,不信摸摸我手心?”
“这种吓人的手段已经过时很久了,才不上你的当……”虽然嘴里说着嫌弃的话,审神者还是色厉内荏的扭开脸,试图用夜色遮蔽脸上可疑的红晕。
领头的大典太光世放慢了马速,见众人没有其他表示,悄悄松了口气,任凭全队坐骑一起慢慢蹓跶着,十几只马蹄踩在青石板上发出悠闲的哒哒轻响。鹤丸一直注视着审神者,仔细的描摹她在点滴灯火中模糊而柔和的轮廓,她的身形总让他想起故人,曾经他最喜欢在审神者忙碌时窥视她专注的侧影,但今天他却无比想直视着她,看她不明所以的天真表情,看她清澈的黑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己纯白的影子。
鹤丸向着审神者伸出手去————

“啊是前辈!”
“前辈好!”
几位巫女打扮的小姑娘在前面摊子上买关东煮,一眼看见大典太在街上晃,连鱼丸都不拣了,马上飞奔过来打招呼,审神者有些不好意思,下马站定与她们寒暄。
“好久没见到您了前辈!看见竹叶姐家的大典太先生我就知道是您来了。”
“自从通过考试以来还没有好好和前辈说过话,等我结束池田屋的任务一定上门道谢!”
审神者连忙摆手:“太客气啦,能帮到你们就好。”
鹤丸站在审神者身后,百无聊赖的东瞅西看。他惊悚的发现现几乎半条街的人都在看着自己,下意识摸了摸脸上,没黏东西;又悄悄看了看身上,衣着也整洁。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四周隐隐有说话声传来。
“快看那边………竟然是一期的大前辈。”
“什么大前辈?鬼丸国纲来了吗?”
“怎么可能,我说的是咱们这片的第一批审神者,至今还剩下的就那几位………”
“怪不得连贺茂家的学姐也要这么谦虚的上前打招呼!这位没怎么见过啊?”
“大前辈里除了'那位'以外就没有高调的,没见过太正常了。”
………………
“学姐!前辈!!谢谢您的阵法学笔记!!!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有人在巷子对面扯着嗓子大吼了这么一句。
瞬间,人群沸腾了。
提到“住东山的审神者”也许没人知道这是谁,但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阵法学考点笔记的作者”这个名号……
审神者牵着马在人群中穿行,所有被阵法学老师折磨过的,挂了科的,飘过的,好好复习拿了不错分数的,全部涌了上来,纷纷向她表示感激之情,她一边保持微笑友善回应一边死死抓住马缰绳继续前进;鹤丸江雪像两尊门神牢牢守在她身边,大典太被几个小巫女合力推出了人群,飞奔去开门,待一行人逃得性命,慌慌张张扑进竹叶本丸时,她早已带着近侍在门口等候多时。
“看把你折腾的,受了点伤就挤不过小姑娘啦?”
鲜红的蔻丹,流光溢彩的千早,耳畔珍珠,髻间珊瑚,似笑非笑一双丹凤眼,正是四大阴阳师家族之一贺茂家的嫡系小姐,借名“竹叶姬”的巫女,如今供职于时间管理局,灵力之强横罕逢敌手。
与竹叶姬的光鲜明丽相比,审神者显得有些狼狈,羽织下的杏色长衫皱皱巴巴,发髻松散,额角挂着不知是紧张还是拥挤带来的一层薄汗。鹤丸听见这话不太开心,一手扶刀,审视的目光在巫女与一身蓝色狩衣的近侍之间徘徊;审神者却不以为忤,两位主公对视一眼,同时笑出了声。审神者抚着胸口直喘气,有式神端来茶碗,竹叶姬亲手捧给审神者,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帕子给她擦汗。
见此情景,大典太光世在一旁目瞪口呆,鹤丸心下稍安,正想着找个机会溜去洗澡,转头看见那位蓝衣近侍对他和蔼一笑,眼底的月牙闪烁出奇异的光泽。
审神者早已和竹叶姬聊了好几个来回。
“你还说我呢,你没受伤难道就挤的过小姑娘啦?”
“谁稀罕跟她们挤,大热天的一身汗难受死。你也是,在镇子外面休息会,叫大典太来取马车接不就完了?瞎折腾什么啊……快去洗个澡,一会开饭。”
“看在阿叶这么善解人意的份上,一会送你个好东西~”
审神者笑眯眯的要抱竹叶姬,被她一脸嫌弃的拍掉手,依靠身高优势直接搂住肩膀往屋里带,莺丸随后迎上前来招呼鹤丸,江雪,自有其它当番刀剑帮忙饲马,整理。行人所到之处,灯笼接连亮起,三合的庞大院落雕梁画栋,金彩辉煌,桧皮铺就的密实屋顶在灯光中泛出乌油油的光泽,众多纸式神往来川流,井然有序,檐角兽首口衔铃铛,随着风过发出轻响。

评论
热度 ( 15 )
  1. 溜出本丸搞事情鹤丸的金链子 转载了此文字
    巨好看的鹤婶!!!!强推!!!是清水系列的,结局也许带点虐,但是超耐看!

© 溜出本丸搞事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