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开车小号LOF站

【鹤婶】譬如朝露 06.第三夜·中夜

港真这是我看过的写的最贴人设的鹤,清水万岁啊!

鹤丸的金链子:


Attention:

盲狙上海卷语文作文题的产物
鹤婶,私设如山
可能OOC
文笔不好,废话连篇,没有驾照,但是插了flag还是要壮着胆子拔一下
部分资料可能存在错漏,欢迎指正
手机编辑,格式可能不太赏心悦目

能接受的话请您继续(=゚ω゚)
————————————————————————

竹叶姬分派的房子几乎是本丸里第二好的,一个宽敞又漂亮的独栋,刚好在她的卧室西侧,整个房子几乎要被高大的银杏树围的水泄不通,宁静又幽谧。鹤丸发梢的滴水浸湿了领口,他扯着袖子随便擦了擦,踩在回廊前的石阶上往主家寝屋的方向望去,果不其然在对称的位置上看见了另一栋小屋,四面环水,一桥横斜,有微弱的灯光映出。
鹤丸享受了一小会晚风,踢掉木屐,开门进了屋内。“好了吗?我要进来咯?”这样说着,却悄悄从屏风后面探出头来。审神者已经换好了衣裙,正对着镜子整理发髻;今日的衣裙却是鹤丸没见过的,月白长衫松扣着,透出裹胸的一抹珊瑚灰,水青色的裙摆在灯光下泛起一层漂亮的珠光感,抬手簪花时,袖口滑落,露出里衣娇嫩的杏黄来。审神者挑中一只岫玉小花,试了半天也插不稳,鹤丸跪坐在她身后接过发簪,整理好簪杆形状,小心翼翼的别在髻间。二人的视线在妆台镜中交汇,窗外风过,银杏叶沙沙作响。
“这身衣服配这么平淡的花可不好看。”鹤丸摸了摸花瓣,触之生凉,觉得很有趣,“我曾经去过岩手山,那里有五角风铃一样的花,有蓝色也有紫色,到了夏天开的漫山遍野都是………呐,就是这个。”
鹤丸一把捞起自己的本体,推刀出鞘,将刀柄捧给审神者,给她指看自己的镡:“就是这个———在奥州那地方第一次看到实物的时候吃了好大一惊………是叫龙胆花?找块蓝水晶磨一把龙胆花给你戴。”
白色的灯光照在刀镡上,果然显出几只优雅的钟形花样,手指摸上去油润光滑,十分舒服。审神者笑着打趣鹤丸:“我还以为你要推荐什么奇怪的配色,把我打扮成村姑吓死全本丸。”
鹤丸装模作样的往榻榻米上一摊做悲痛状:“主公对我的审美到底有什么误解啊?平时我把你打扮的多漂亮!伤心了!”
“那是因为我的衣服都是配套做好的!”审神者拿扑粉的毛刷去扫鹤丸的鼻孔,鹤丸马上解除垂死状态抓住她的手讨饶,二人又笑又闹,弄出一身汗。

咚咚咚
小心翼翼的敲门声响起。
“主公大人?请问……那个……您……您整理好了吗?”一个少年怯生生的问道。
鹤丸起身去开门,审神者绕过屏风,看见了一颗浅金色的小脑袋,竹叶姬的五虎退端端正正跪坐在门口,水汪汪的大眼睛略带好奇的打量着屋内。
对可爱的事物没有一点抵抗力,审神者的心瞬间化成了一滩。
“已经整理好了,要进来坐坐吗?”
“还是……还是不用了……”小家伙特别不好意思,“谢谢主公大人…我的主公大人派我来请您去寝屋一楼用餐。”
“这就去,辛苦你专门跑一趟。”鹤丸贴心的递来漆盒,审神者抓了一把糖塞到五虎退手里,摸了摸他的脑袋。见远处正厅灯火亮起,人声嘈杂,想是本丸刀剑已经开始晚餐,便让五虎退自行离去。
“忘了件事,江雪找这里的数珠丸辩禅去了,晚餐告了假。”鹤丸把掸好灰挂平整的羽织从衣架上拿下,仔细披在审神者身上,尤其小心的罩住了半干的头发。
“就是知道这里有位数珠丸才特意带他来,没关系随他去吧。”
一蓝一白两个人影在泥金饰银的豪华本丸中闲庭信步。
本丸路面由炒熟的松土与打磨过的大青石混杂铺成,到傍晚时分泥土里散发着阳光带来的热气,木屐踩上去十分舒服。清风徐来,还未走近主屋,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料气息,隐约夹杂着女孩子清脆的笑。
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审神者突然跑了过去。障子门里正有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女孩叉着腿坐在榻榻米上,举着根筷子叮叮当当的敲酒杯,近侍烛台切举着筷子,把片好的烤鸡蘸了酱喂到她嘴里。女孩看到审神者开门,愣了一下,尖叫着爬起来,飞扑到她怀里,二人抱成一团摔倒在垫子上。鹤丸吓了一跳,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差点把手里的小包裹甩到地上。
十五抱着审神者使劲摇晃:“我好想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审神者头晕脑胀:“啊!!……停停停……别晃……我要吐了……”
烛台切面色十分尴尬,悄悄对着鹤丸比了个“不好意思”的口型。

三个女孩子坐在一起喝果汁等开饭。竹叶姬换上了一身朱红底五彩焰火纹样的振袖,倚在一架螺钿生漆扶手上对着灯光检查指甲;十五消灭了第一只鸡,正在美滋滋的吃第二只;审神者脸色还有点发白,鹤丸想起来临走前药研给了一盒清凉膏,四下翻找半天,帮她涂了一点在太阳穴上,总算压住了那股晕乎乎的劲儿。
竹叶姬把手伸给审神者:“好看吗?刚才贴的。”
十五捧着盆子也凑过来看,竹叶姬骨骼修长,指甲上用磨砂金箔贴满,切出一双弯月形的花样,在灯光下闪烁着细腻的金属光泽。
“是你的风格。”审神者点点头。
“为啥不贴全钻啊~比这个亮多啦~”
“你以为我是粗俗的土大款吗!!?”
竹叶姬捏住十五的脸无情蹂躏,十五抱紧烧鸡盆子吱哇乱叫,审神者笑的直不起腰,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鹤丸望向烛台切的方向,发现他目不转睛凝视着十五,全身肌肉紧绷,生怕女孩子家闹着玩还能真掐下两块肉似的,心里暗笑。扭头一看,门外回廊上艰难的走来一个高挑的影子,之前在正门那里见过的蓝狩衣美青年。美青年手里端着个沉甸甸的锅,摇摇晃晃飘着几棵葱和大枣,一排纸式神紧跟在后,脑袋上顶着各色时蔬,新鲜肉类,甚至隐约有芝麻油的香气飘来。
很快,美青年进屋了,金灿灿的铜锅成功吸引了每个在场人员的视线。优雅大方如布置怀石料理,又如制抹茶,插花,滚烫升腾的烟气也显得颇有意趣。等料碗也摆齐,十五的眼睛都看直了,室内一片寂静,只听见高汤在锅内翻滚的咕嘟声。
竹叶姬脸上出现了罕见的温和笑意:“谢谢你,近侍桑。那么……大家请一起开动吧。”
“在此之前,希望主公准许老人家的一个不情之请。”美青年一脸淡定从容,仿佛不怎么把主公放在眼里,却又礼数周全,无可挑剔,“本是三位主公之间难得的私密聚会,近侍陪伴身侧多有不便,况且老头子我也很想和这两位同侪交流交流,还请主公大人们允许我们晚餐不再陪侍。”
竹叶姬不置可否,十五一下子激动起来:“这个本丸的老爷子也这么贴心的吗?!刚好他们都不在的话我们可以喝酒了吧!”烛台切的脸瞬间黑如锅底,鹤丸没忍住笑出了声,审神者在桌子下悄悄给了他一粉拳。

直到三位付丧神在夜色里走出去很远,还能听见十五撒欢儿式的笑声。
“我们去哪?”烛台切有些好奇。
“也喝一杯吧,毕竟能和其它本丸的各位有这样的交集,也是种难得的体验。”美青年眼底的新月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鹤丸把烛台切脖子一勾,小声问他:“你那个主公没有灌酒的爱好吧?”
烛台切有些窘迫,思考了一下,还是选择实话实说:“应该不会,给她两缸都不够喝,哪里舍得拿去灌别人。”
鹤丸终于放下心来,一行人有说有笑,往灯火通明的正厅缓缓走去。

————————————————————————
作者有话说:
对不起诸君越往后面越难写了为自己拖更感到万分抱歉Orz
还愿意看下去的十分感谢你们

评论
热度 ( 12 )
  1. 溜出本丸搞事情鹤丸的金链子 转载了此文字
    港真这是我看过的写的最贴人设的鹤,清水万岁啊!

© 溜出本丸搞事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