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开车小号LOF站

【鹤婶】譬如朝露 07.第三夜·后夜

敏感的我的神经要被这家的鹤虐死了

鹤丸的金链子:


Attention:

盲狙上海卷语文作文题的产物
鹤婶,私设如山
可能OOC
文笔不好,废话连篇,没有驾照,但是插了flag还是要壮着胆子拔一下
部分资料可能存在错漏,欢迎指正
手机编辑,格式可能不太赏心悦目

能接受的话请您继续(=゚ω゚)
————————————————————————


主公和付丧神之间的关系其实是很微妙的。名义上一个是主,一个是仆,一方命令,另一方服从,完完全全的身份压制;而实际上,这种压制本身也不是绝对的,付丧神本体有着过于强大的实力,即使与时空管理局达成契约来协助各位审神者,也可以公事公办,惫懒懈怠,甚至撂挑子走人———管理局是不会为了一个普通人类冒险得罪神明的。好在大多数本丸的丸内关系相当不错,加上刀剑与人类可怕的年龄,阅历差异,有时候身边多一个近侍几乎约等于多一个亲妈,童年时代不能吃冷饮打游戏的恐惧又重新笼罩在某些童心未泯的主公头顶,久而久之就形成一大片肉眼不可见的类似积雨云的怨念产物;如果这种怨念集合体能下雨,某些人的本丸一定会被积水淹没几千万次。
比如十五。
“你们不知道我在本丸过的是什么日子啊……”小姑娘咕嘟灌下一口酒,声泪俱下的控诉她的烛台切,“他……他他他………他不让我偷看别人家的咪酱也就算了,他连酒都不让我喝!”
“你为什么要偷看别人家的烛台切?”审神者捞了一大勺虾肉球,摊在料碗里晾。竹叶姬什么都没吃,与十五一起小酌,同样是微醺,她的酒品更好,即使醉中也不忘世家教导的贵女举止,相比之下一旁又哭又笑衣衫凌乱的十五就天然随性的多。
审神者与竹叶姬轻轻碰杯,一饮而尽。适合女性的低度数梅子酒味道清甜,入喉微辛,几杯下肚就有一股热劲沿着内脏血液游走到全身,十分舒服。
“就是,你家那位烛台切光忠可不是一般人物,你还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十五哭的更大声了:“没人关心一下我不能喝酒这件事吗?!”
竹叶姬和审神者笑成一团,不知是谁说了句“夫管严”,十五满脸通红,拿着酒瓶子就要灌二人,被审神者眼疾手快塞了一嘴虾球。
汤汁沸腾,新鲜的鱼片,丸子不断入锅,热气在屋内逡巡,升腾,又顺着障子门的缝隙溢出屋外。几个丸子下肚,好朋友在旁边打打闹闹,因为一些甜丝丝的小事发着粉红色的牢骚,许多往事犹在眼前,待要细思量,又无迹可寻。女孩子们边闹边笑,梅子甜香缠绵,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审神者能感觉到自己心脏的激烈搏动,仿佛想要摆脱什么似的,她也开了一大瓶清酒给自己倒满。
一醉解千愁。
“你们就是来看我笑话的!”消灭最后一盘肉卷,十五挥舞着酒盏,给之前的对话做了一个精辟的总结。
“秀恩爱也适可而止吧傻妞,体谅一下我们单身狗。”竹叶姬一指头戳在十五脑袋上。审神者脸颊泛红,看着她俩直笑。
“你还笑?你就不着急?”竹叶姬一脸恨铁不成钢,“十五虽然智商欠缺点,但是人家把烛台切泡到手了,你呢?”
万万没想到矛盾的小箭头转移的这么快,加之酒力不胜,审神者脑内晕晕乎乎,半天没反应过来。
“啊呀……我什么我……”她顺势往桌上一趴,“现在这不就挺好吗,我斩断尘缘了无牵挂~再说你不也没有嘛,没事的……”
十五晕晕乎乎:“我和咪是纯洁的战友关系啊战友关系……没有泡……”
“你闭嘴!”竹叶姬拎起一个坐垫按在十五脸上。
审神者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一屋子人可能全都喝高了。

月溶溶,草虫低鸣。
悄悄溜出正厅,鹤丸沿着假山爬上了房顶,满庭清辉中只见屋脊上一个孤寂的黑色影子。鹤丸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放下一碟稻荷寿司。
“嗯?鹤先生?多谢了………”烛台切也喝了不少,意识却还清醒。
“不客气,吃点东西解解酒。”
星河在天穹中川流而过,无数细碎的璀璨同绵柔的月色一起,均匀的洒在黑白两道身影上,不偏不倚,亘古如一。
“好久不见了,小光。”鹤丸低声问候道。
“就知道瞒不过你……”烛台切苦笑,“只是这句'好久不见',鹤先生是用怎样的身份说出口的呢?”
鹤丸久久没有出声,霜雪一样的睫毛掩住漂亮的蜜色眼睛,不同于往日嘻嘻哈哈的活泼样子,没有表情时他面容端肃,薄唇抿成一线,冰冷的感觉真如神明降临凡尘。
“一直都觉得我的胆子算大的,也不怕惹事,现在看来还是输给光小子你了。真剑亲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
“即使有那么一丁点灵力,凡人也很难抵抗神格威压,你在主公身边停留的时间越长,她就死的越早。付丧神与人类,很难善终。”
“我也知道。”烛台切面色平静,“我打算神隐她。”
暖融融的夜风拂过,正厅里嘻嘻哈哈的谈笑声随着风一起传来。鹤丸长叹一口气,狠狠的揉了几下太阳穴。
“下决定也太仓促了点。所以现在应该是亲友祝福环节?她答应跟你走了吗?”
“还没有,”风吹动烛台切黑色的额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但是总有这么一天的。”
“不过说到这种事,鹤先生才是开先河的大前辈啊,怎么今天竟然来劝我了?”
“什么啊,我是绝对不会神隐任何人的。”鹤丸拣了块寿司塞进嘴里,“况且冬姬大人只是曾经的主公夫人而已。”
“就是因为这个你才放弃的吧?不过我可没说出来名字,你自己承认的。”
“小光想挨揍吗?”
“哈哈哈,不想不想……”
清脆的巴掌声在夜空中传了很远很远。
“诶我不是没在说了吗??”
“就要这样才能吓到你。”
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小壶酒,两把大龄单身刀一人灌了一口,不约而同的切身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烛台切很放松,很镇定,甚至有点小开心,反而鹤丸在一旁陷入沉思,仿佛要迈入“无趣的神隐生活”的人是他一样。
“光小子啊………”
“啊?怎么了?”
鹤丸有些犹豫:“你是……怎么下决定要神隐一个人的?”
烛台切思考了几秒钟:“一开始选择去她身边完全是出于好奇,但是不知不觉就变味了。上次在厚樫山,她自己冒冒失失跑出去,差点挨了一刀,吓得我心脏都不跳了……”说着他自己也傻乐起来,“虽然我也没有心脏这种器官就是了………后来我问自己,当时在害怕什么?能想到唯一的答案就是,失去她。”
“所以为了不再遇到这种情况,你宁愿选择神隐?”
“差不多吧。”烛台切脸上有着温柔的笑意,“刀的寿命很长,见惯生死,所以总觉得'即使这个人不在了也可以慢慢适应的',但是真到了那种时候,什么道理都是废话,满脑子只有一种想法——只要能一直见到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鹤丸也笑了起来:“真肉麻。”
“哈哈哈,难道鹤先生就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
“没有过。”鹤丸狡黠的眨了眨眼,“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比起远离尘世,和所爱之人阴阳相隔,冬姬大人一定更愿意像个凡人那样生老病死,所以我会守护她的心愿。”
烛台切点点头,二人碰杯,一饮而尽。
“十分深情啊。”烛台切感叹道,“也是因为这位大人你才……?”
“并不是。”鹤丸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早就……”
烛台切目光灼灼,沙金色的眼睛里写着“不信”两个大字。
鹤丸只好投降:“好吧,好吧,刚开始或多或少有一点,但是你也知道我从没越界过。我可不是拿这种借口去惹女孩子伤心的混蛋吧?我也有底线的。”

然而若是坦坦荡荡毫无虚言,为什么心跳还会这么激烈,甚至走出大半个本丸的路程也没办法平静下来?
鹤丸直觉性的不想去探究答案。
木屐踩在青石上发出单调的声响,一个又一个影子在鹤丸脑海中闪过。宗村,重村………从刚出生的婴儿模样渐渐长大,变成面容模糊不清的青年,中年人,最后白发苍苍,垂垂老矣,他无声的守护这个家族数百年,时光打磨着一切,将他变成如今心如止水的模样。
回想千年前初见的那天,当年多么惊为天人的一瞥,如今也只剩一抹乌发,一袭白衣,一个褪色的影子。无论怎样回忆冬姬那刻骨铭心的面容,所想到的也只有审神者的脸,发呆的,笑着的,吃惊的………无比鲜妍明媚。
不知不觉走到了主家寝屋,障子门上白纱透出几个女孩的影子来。鹤丸回过神,悄悄走到背光的那侧,倚着廊柱坐下,隐约有聊天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审神者好像有些醉,声音软绵绵的,三个人似乎在讨论感情问题。
……………………
意识到自己听到了多么重要的消息,鹤丸脑中一片空白,瞳孔迅速收缩,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竹叶姬迅速制止了十五。
“对不起啊……我……我不知道……”十五吓的酒都醒了一半。
“没关系……只有咱们三个人,只要别被付丧神听见就好。”审神者摆摆手,毫不在意。
竹叶姬也清醒了不少,皱眉劝道:“你不该大意,哪怕随便起个假名呢,就怕哪天说漏了嘴反而麻烦。”
“可是……可是……如果被你们家鹤丸知道了……他把你神隐了岂不是更好?”十五认真的提着建议。
竹叶姬差点把酒喷到榻榻米上。
审神者笑了:“他不会的。”
“鹤丸心里的那个人不是我,或许是人类,或许不是,大概已经去世了吧,不然他也不会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活人是永远比不过死人的,刀也有自尊,我不能强求他。”
脸上很烫,头也晕乎乎的,干脆把脸埋在衣袖里,顺便遮住脸上的泪痕:“想要大家都开心,维持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如果说出来,就什么都没了………”
鹤丸藏在阴影里,月光停在他的袖口边,无法前进哪怕一点点。在漫长的刃生中,他第一次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痛恨。

直到酒席散场,审神者的眼圈还泛着红,拆散了发髻梳理长发。鹤丸静静坐在她身边,镜中映出二人的脸庞。
“主公,我想……等回本丸之后,就辞去近侍职务吧。”
梳子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去远征队也好,修行也可以,被保管在室内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想要去外面的世界好好看一看………”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审神者怔怔的看向镜中雪白的影子。
“只是单纯希望能想清楚一些事而已。”
鹤丸脸上是熟悉的微笑,和笑容也无法掩藏住的深深的疲惫感。
他一定知道了。审神者心想,在温暖的内室中,整个人如坠冰窖。
豆大的泪珠沿着她的脸颊不断滴落。

“好。”



———————————————————————

注:

1.关于“真剑”的设定:

在这篇文里,刀剑本体的付丧神与时空管理局订立协助契约,允许管理局下属的审神者们在对抗时间溯行军时获得刀剑的协助。具体操作如下:
*本体付丧神将自己的分魂派驻在激活刀剑召唤契约的本丸中,每个分魂与本体付丧神拥有一样的外貌与性格,但是力量大幅缩减到人类可以承受的程度。
*分魂在各本丸的见闻本体付丧神全部知晓,但各分魂间彼此不清楚对方经历的事情。
*审神者可以通过清剿敌刀或者参与管理局活动获得刀剑召唤契约,根据契约的引导在本丸铸造一柄刀作为载体,并激活契约,即可指引付丧神分魂进驻。
*“真剑”一事为高度机密,审神者群体无人知晓。

2.关于“冬姬”:

贞享年间(1684~1687),本阿弥光的出家的次男在前去向伏见的藤森神社借神事用的太刀时,发现了在那里的鹤丸国永。获得了在刀剑鉴定方面享盛名的本阿弥家的保证后,元禄年间(1688~1704)转让给伊达家,总算得以定居在一处。这是鹤丸国永第一次长期定居某处。
伊达吉村(1680-1751),伊达家第二十一代家主,其妻为久我通诚养女冬姬。


———————————————————————

越来越难写了,更新缓慢非常抱歉ˊ_>ˋ
都怪梦间集太好玩【喂

评论
热度 ( 19 )
  1. 溜出本丸搞事情鹤丸的金链子 转载了此文字
    敏感的我的神经要被这家的鹤虐死了
  2. 鸡幺幺的咸鱼抱枕鹤丸的金链子 转载了此文字
    来给亲友打广告了!设定超棒!后续肯定会越来越好看的!打call!(才不是因为婶身份的十五有出场)

© 溜出本丸搞事情 | Powered by LOFTER